雷狮和安迷修嘛,我不是完全不吃的。

我喜欢的是那种宿敌的感觉,那种相看两厌,一见面就会打架;作为一个绝世帅哥站在面前只觉得那张脸让人恶心,燃起了自己的破坏欲;梦想是把对方的脑袋砍下来插在花盆里或者挂在墙上;不管做什么都好像命中注定般地和对方好死不死地撞上 ;偏偏两人又实力对等,不相上下,总是分不清个胜负,导致怨念越来越深;一边狠狠地朝着对方的脸攻击一边诅咒着要在对方的葬礼上跳舞,坟头上撒尿;然后鼻青脸肿地回到家抱怨今天又没有干掉那个讨厌的家伙,然后看着自己满脸恨意被具象化留下的痕迹担忧自己的俊脸会不会长此以往地毁容;到后来恨意和执念已经分不清的地步;或许会因为种种而有过并肩作战的时候,但绝不会因此产生半点温存,在分离后下一次见面又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恶战;每次都在竭尽全力想要杀死对方却总是错失良机;哪怕是到最后残喘着只剩最后一口气时,只要对方在场,就要不管不顾地朝他喷最后一口唾沫恶心他最后一次的感觉。

他们或许会惺惺相惜,作为难得一遇的对手而留意对方,认可对方,尊重对方;或许会因为难得的志同道合或殊途而感慨天有不公;或许会在寂寥无人的空旷街头抛弃所谓的命运立场对饮交欢;知道对方是和自己最近的人,也是最远的人,只是各自心照不宣;第二天早晨再次相见时又是一场你死我活;或许在某一天某个家伙又在梦里和他打了一架,醒来后想去立刻兑现梦境才发现已经不可能了……他俩打架打到床上我都觉得已经无所谓了。

但是,如果让雷狮和安迷修谈恋爱,卿卿我我,在海盗团三个团员面前发光发热,哪怕是他俩在一米内的距离对视超过两秒……那我还是赶紧走开吧。

可能算是偏执吧或者不是,反正我喜欢的只是作为宿敌的两个人,两个截然不同的人,本该有着截然不同的人生,仅仅是因为创世神的闲趣而将他们安排相遇了,还顺便将他们的命运轨迹打了个死结。他们或许爱过对方了,但我的创世神但愿不会糊涂到让他俩谈恋爱。

宿敌的命,永远是敌就够了。

评论(5)
热度(5)
© Prince The Ripp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