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回老家☆】【全员暧昧吐槽向】[微草篇]

吐槽向

ooc

小学生文笔

流水账

语意不明

私设如山

开心就好

————————————

微草

1.

许斌来到微草时,他还是满开心的

——老杨跟那啥白薯好上了我斌哥301是不能待了啊。

当他一出机场,就接住了柳非妹子的一个熊抱“许斌哥~!!”

许斌感觉前途充满光明——有萌妹子就是好啊!!!
    
    
    
    
    
      
2.

他发现刘小别袁柏清和肖云一脸吃屎地看着他……怀里的柳非。“怎么了吗?”

袁柏清指着柳菲结结巴巴“卧,卧槽,我还以为柳非要一剪刀腿夹爆斌哥的头……”

刘小别摇摇头“我以为柳非要用虎咬拳掰断许斌的脖子……”

肖云说“我以为她要把许斌摁倒在地然后开霸王连拳……”

柳非一拳抵上肖云的肚子“什么啊我怎么会对许斌哥做那么暴力的事!”

众人方才醒悟——许斌和柳非同为六期,私下关系相当不错来着……

“那你为什么要对我做这么暴力的事?!!”肖云捂着肚子滚来滚去“队友爱呢?!!”
     
     
      
      
    
     
3.

柳非将许斌的行李大包小包往肩上一抗,大步流星走在前头,许斌在后方为给六期长脸的六期女神热烈鼓掌。

“你说咱这新副队靠谱不?”

“只有队长才知道吧……”

周烨柏,不,周桦栢同志默默地跟在众人身后“还是没有人看见我呢……”

   
    
    
    
     
4.

回到微草俱乐部,许斌整顿好自己的行李,柳非妹子立马兴高采烈地带着许斌观光。

不愧是微草啊,真特么有钱。

看着微草清新风的装潢,再想想301的菜地【?!】许斌觉得他需要好好感谢午餐时被自己扔进骨盆的洋葱圈。
      
    
      
      
      
       
5.

这天早上,许斌照常准时来到训练室,发现平时安安静静无比乖巧的小草们今天像没吃药一样胡闹起来……

肖云站在王杰希的桌子上;

王杰希本人不知所踪;

梁方努力地将显示器的坐架安进主机磁盘中;

高英杰蹲在墙角静静看着大家等待风暴平息;

柳非举着灭绝星辰的等大周边向正在与徐景熙竞技场的袁柏清挥去……

你说周烨柏在干啥?抱歉许斌看不见他。
     
     
     
     
     
     
6.

“柳非你是女孩子不可以这样动粗的,”许斌拿下柳菲举着的灭绝星辰,换上了一把普通的扫帚“用这个就可以了☆”

“好哒,我知道了~”柳非对许斌莞尔一笑。

袁柏清刚刚刚竞技场打败了徐景熙,就被柳非从座位上拖了下来,接着迎来了真实版扫把旋风的洗礼……

“不!斌哥,你怎么能助纣为虐呢?!!”袁柏清哭嚎到,“我只是拒绝了帮她买苏菲而已啊!!!”

许斌郑重地按住袁柏青的肩膀,严肃的教导“真正的绅士可以答应女性的一切请求。”

“斌哥啊,你刚才一句话好多槽点啊……首先我不做绅士,其次柳非不能算女性,最后柳非她那根本不能算是请求好伐?!斌哥你绅士你去帮她买苏菲吧……”

“好啊,”许斌乐于助人“先告诉我苏菲是啥?”

……

袁柏清有些羡慕许斌
     
     
      
     
    
      
7.

“好啦好啦安静一下,你们都好好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等会我去帮你买苏菲啦小柳非。”许斌正色道。“那么,谁来告诉我一下队长去哪里了呢?你们居然这样胡闹。”

角落里的高英杰举手“队长他今天跟经理一起出去了,叫我转告给许副,帮忙看一下队员。”

我怎么觉得这像是妈妈出去买菜叫老大看孩子呢……
     
     
     
     
      
      
8.

许斌清点了一下人数,发现少了好多人,“咋回事?那么多人没来?”

好孩子袁柏清举手道“不是很多,斌哥你没算自己和王队……”

“哦……好像还差人是吗?”

“徐大奶刚刚告诉我昨晚小卢黄少跟小鳖熬夜pk被喻队罚了,小鳖大概熬夜很久现在在补觉吧。”

小别真是积极努力的好孩子啊。

    
     
      
        

9.

“那就让他继续睡会儿吧,这孩子真努力。”许斌是个不拘小节的好男人。

“不行啊,队长出去不久,很快就会回来的。”好孩子高英杰说。

哎嘛不愧微草好孩子啊,真为队友着想,担心队友受罚什么的太有爱了!!!许斌感动万分。

不过因此也可以看出微草队规之严谨啊,王杰希有那么凶吗?好像小孩子们都特别怕他似的。

“那么你们先乖乖训练,我去把小别叫醒。”

许斌走在宿舍楼里,找到了刘小别的房间,转动一下门把手,哎,没锁。

许斌知道这是给王杰希查房用的。

      
     
      
    
       
        
10.

许斌推开房门,看到了震撼的一幕。这画面据许斌说5年后仍记忆犹新。

刘小别的房间里,靠墙有一个巨大的展示柜,透过玻璃许斌可以看到里面摆放着各式各样的高档电子产品,没错,一柜子的电子产品。

当然,耳机居多。

卧槽……豪门主力就是壕啊。

而且,全部都是清一色的微草绿……不愧是爱战队的好孩子啊!!难道不会审美疲劳么?  
 
     
    
     
    
      
11.

刘小别的房间里还有一个大书柜,书柜上摆的不是书,是各种限量版荣耀角色手办。

没错,一秒就会被抢空的那种珍惜收藏品。

许斌数了数,每种都是战队全套一个不少。

手速达人不是我们凡人能想象的啊。

没错,就是没有蓝雨战队的。

你说灵魂语者的手办?给袁柏青了呗。

许斌默默地退出了刘小别的房间,算了,让他多睡一会吧,这孩子也挺拼的。
     
     
     
     
     
      
12.

后果可想而知,睡过头的刘小别被因担心孩子们而提早回来的杰希卡爸爸罚加训了呢。

为什么不叫醒我啊……刘小别哭嚎。

对此许斌表示他什么都不知道。
      
        
       
      
       
      
       
13.

说起微草战队,许斌对一个人感触很深。

他埋身于光辉背后的阴影之中,默默地独自努力着。

虽然他并不起眼,没有任何出色的地方,他却依旧坚持着自己风格和信仰。也依旧有人坚持着看好他的未来,坚信他的无限潜能。

虽然他的存在十分悲伤,却依旧用笑容为为队友带来欢乐。

你说你看不出来这谁?!他就是袁柏清啊。

你说袁柏清只是个又冲又蠢的治疗?许斌告诉你那是胡扯。
      
       
      
      
       
       
14.

作为一个六期生,许斌也是见过治疗之神的光辉的。方士谦退役让袁柏清接手微草治疗时,许斌也是有不解和不满的。

在外人都为这个不怎么出彩的小新人不满时,微草却依旧留下了他,将代表最强治疗的两张账号卡交给了他。

治疗之神的无限光辉始终将袁柏青笼罩在了阴影之中,让人们意识到——袁柏清是个治疗,也只是个治疗,现在将来都只会是一个普通的治疗。

这样的一个人,许斌觉得他应该哭。就算斌哥再怎样真汉子,他都觉得应该哭。

可袁柏清他笑着啊,他一边胡闹地笑着,一边让大家胡闹着笑他。一边笑着和徐景熙竞技场,一边笑着被柳菲揍。

许斌本以为袁柏清只会傻笑,会一直傻笑。
     
      
     
        
       
        
15.

在对战霸图那天晚上,许斌买完青岛特产回到宾馆时已经很晚,他蹑手蹑脚走向房间,经过袁柏清房间时,发现门是半开着的。

许斌想看看袁柏清睡着了没,就悄悄探头进门,看见袁柏清房间的灯虽然关着,但袁柏清依旧醒着,趴在桌上,用笔记本和某人在视频。

借着笔记本微弱的光,许斌看见刘小别坐在袁柏青身旁,手轻轻地抚着袁柏清的背好像在安慰他一般。

这时许斌才发觉袁柏清似乎在微微啜泣。

刘小别转过脸,看见许斌,对他做了个禁声的手势,然后招了招手,意示他小声过来。

许斌走到袁柏清身后,看清了屏幕上的人脸——这不是微草前治疗方士谦嘛。

“哎哟蠢徒弟你哭啥啊,别哭别哭谁欺负你师傅干他去。”方士谦似乎略有心疼。

袁柏清擦了擦眼泪,抬眸白了一眼治疗之神“就你那小肚腩细胳膊能干谁啊,先看好自己再说。”

方士谦不然“没事我现实里干不了,我荣耀里干他呗~”

“用牧师还是守护?”

“当然牧师啦☆”
       
           
         
          
        
         
16.

许斌望着边哭边笑的袁柏清不明所以。

“那么袁柏清你明白了吗?”方士谦突然问一句。

袁柏清擦了擦眼泪“嗯。”

“现在告诉我到底怎么了。”

“师傅,你看了今天的比赛吗?”

“没有。”方士谦极度无情。

袁柏清笑“我就知道。”

“咋啦,”方士谦脸色突然变得难看起来“卧槽你不会搞砸了吧。”

“相信一下你徒弟好吗!……师傅,我似乎有些明白你教我的那些方法了。”袁柏清回归正题。

“哦哦,袁柏清我都说你蠢,这么久了才明白。”

袁柏清意外的没有炸毛“嗯,但我一定会做到的。”

“嘿嘿,那我去看看我蠢徒弟的进步了啊。”

“嗯。”袁柏清关掉视频。回头发现身旁人早已离开。
        
         
         
        
         
          
17.

许斌和刘小别退回走廊,关上袁柏清房间的门。

刘小别首先开口了“柏清他这回真的释放了一回啊。”

许斌不明所以。

刘小别继续说到“我大概有三年没看到这样的他了,他上一次哭还是方神宣布即将退役那次呢。”

刘小别的嘴角微微勾起,似乎很开心的样子

说起方士谦,许斌想起了袁柏清刚刚的话,就问问“小别,柏清他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啊?”

刘小别摇摇头“我也不太明白,大概指的是方神以前教他的'不论何时,治疗都要保持微笑,为队员保持希望。'——方神以前,会时不时在我们有负面情绪的时候开玩笑。在我们伤心难怪紧张时,他首先做的不是询问原因,而是先让我们振作起来。柏清告诉我这才是做一个好奶必有的品质。”

在荣耀,特别是微草战队中,团队核心精神力量一直都是十分重要的。在他人看来,微草的核心一直都是王杰希一人,但其实不然。王杰希虽然有着极强的统治力和战术,但由于一直保持的威严形象和难以琢磨的性格与想法,使他和队员之间有着一层类似于代沟一样的东西存在。所以就算队员们一直听从王杰希,对胜利抱有必然的信心,也仍然是紧张严肃的气氛大于积极乐观的氛围。

而方士谦所做的,就是成为战队的精神核心。带动队员的情绪,使战队能够保持一种积极的状态。而要做到这一点,光讲笑话可不够。

“但柏清也说,其实要做的就是'负责搞笑'。”

“负责搞笑?”

“嗯,柏清他以前没这么没心没肺,他也不是真没心没肺。”刘小别眼中闪过一丝心疼“后来方神退役后,柏清就和以前的方神一样,常常在公众场合大笑大闹,经常带动全队的情绪。”

要带动队员情绪,讲笑话其实并不是关键。一个哭丧着脸的人,不管讲怎样的笑话都不会让人感到高兴的。所以,方士谦必须得保证自己的心态是积极的,必须保持自己的嘴角是勾起的。

一个人,让他保持自己微笑一整天都已经很难,而方士谦就这样保持了5年之久。意识到这点的许斌不禁大惊。其实,方士谦要是真的控制不住的时候,他是会毫不介意地举起战斧或十字架直直地向敌人头上砸去,然后回到寝室独自抽泣一会,或是拉上徒弟到大街上没心没肺闹个痛快。

袁柏清就是在那时知道了方士谦成为治疗之神的要点。方士谦拉着他在大街上大哭大笑,袁柏清就陪着他一起闹。方士谦的眼泪流下来,被墨镜挡住擦不到,袁柏清就去掖他的墨镜。被方士谦一巴掌打开“蠢徒弟,被别人认出我来咋办啊。”
“你都这么没形象了还怕啥啊。”
“你这货咋的这么不开窍呢,我在这闹,别人都是匆匆过客,明天就把咱忘光咯。要是我被认出来,那不止丢你我的脸,咱微草,荣耀联盟,都特么丢脸。”
“那我戴啥墨镜啊,我又没人认得……”
“你可是我堂堂治疗之神的徒弟,怎的没人认得。”
“师傅啊,你这可是自己说出来了啊。”
“哎哟你咋不拦住我呢…”
“成成成,师傅你嫌丢脸咱就回微草去啊。”
“柏清,”
“嗯?”
“大胆笑,大胆哭,自己开心就好。”
……

后来一切都如众人所知的那样,方士谦退役,袁柏清接手微草双治疗。他确实努力地保持微笑,装着白痴,让他人觉得安心,开心。可他没能像方士谦告诉他的那样大胆哭。他不是不敢哭,不敢让大家难过担心,他是不安心。他没理由哭,方士谦那么多年也只有袁柏清知道他偷偷哭过,他袁柏清凭什么随便哭闹;他害怕自己一说难过,大家就失去精神支柱,好像在抱怨队友们一样;他觉得自己要先当好一个治疗。

这一次的袁柏清,真真正正地释放了自我。这里只有刘小别和方士谦,他袁柏清可以肆意地任眼泪横流,可以说出自己的想法,可以将自己的喜悦肆无忌惮地暴露,可以像个邀功的孩子一样,高高兴兴地说一声“我做到了。”

“以前方神在的时候我没有发觉,现在我才明白他们是有多么辛苦。我问过柏清说他不累吗?他说他很开心,也会让全队都开心。”
“每一个奶都有一颗dps的心,他们都这么努力了,我们也不能落下啊!”

许斌笑“是啊,明天继续加油吧。”
      
       
      
        
        
         
18.

两人一转身,对上王杰希阴郁的双眼。

“卧槽啊啊啊啊!!”

许斌和刘小别一齐捂住对方嘴巴。

“你们俩个,现在已经很晚了,快去睡觉。”

“是,队长!”

   
    
    
    
————————————
感谢能够看到这里的你

撸了将近一个星期才撸得差不多

结尾草草的

欢脱向总是莫名其妙就没了

心疼柏清,写到柏清时就哭唧唧

好在写完了

评论(10)
热度(90)
  1. 裂土分疆Prince The Ripper 转载了此文字
© Prince The Ripper | Powered by LOFTER